Crane.

嘿,这儿。
–––––––––––
没大没小,要叫鹤总。
Crane. 席鹤。


脆皮鸭文学是好文明。(!)


※凹凸已淡,停产凹凸相关※
※取关自便※
坐等第三季考虑爬回去。


———关于我是稻米这档子事———
盗墓笔记一直在心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我信他们存在,他们便真实。
别自认为可以撼动我坚若磐石的心。
同样感谢三叔给了我们盗墓笔记这样一个世界。万千星辰为你闪耀。全世界最好的三苏!←别说我不爱听的话。底线,别碰,OK?
※ky/杠精退散※
一直守着一场十年之约。2025—8.17

瓶邪是永远的白月光。(最近有点心水簇邪
触您雷,抱歉,请自觉屏蔽。

吴邪是心头宝贝疙瘩,张起灵是不朽的信仰,
还是某黎姓小孩爱好者。
–别妄想在我心中与吴邪相提并论。

———以上言论可能过激,请谅解———



随机掉落更文(咕,给我一首鸽的时间)

学习才是第一位。(bu

[嘉金]信奉(上)

*来混个嘉金极限九十分(√

@嘉金极限90分







“愚蠢而又无知的人类啊,说出你贪婪的愿望吧。”

年轻的神明被耀眼的光芒包围着,鎏金色的眸子俯视着那蜷在地上渺小的人类。

在他眼里这些脆弱的生物,蝼蚁一样。

那地上的人迫于嘉德罗斯的威压,卑微的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脸上的惧怕和贪婪的笑容扭曲在一起,声音都惧怕的颤抖起来:“请神明大人给我用不完的金钱吧。”

看似虔诚的祈祷,揉进了无限的贪婪。

嘉德罗斯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地上蜷着的人抖得更厉害了。

“我的出现,不就是为了满足你们的贪欲吗?”

嘉德罗斯从始至终俯视着那人,直到他捧着金钱笑的一脸满足的离开。

“嘁,无趣。”


嘉德罗斯是一个人造神,为了满足实现人类愿望的神。

他不可违抗自己被制造出来的意义。

几百年来,嘉德罗斯已经看透了人类,

他们的欲望像是一个无底洞。

所以,嘉德罗斯他将一直存在。

人们许下的愿望无非是『金钱,地位,势力,女人』

归总为一个词『贪婪』

无一例外。

可没有办法,

太阳注定普照大地。


今天前来祈祷的人依旧络绎不绝,嘉德罗斯的神殿里依旧被一种名为『贪婪』的情绪所浸泡着。

天边的太阳已经落下去一半,血色的夕阳染红了半边天。

最后一个前来祈祷的是一个金发的少年,那个少年同之前所有人一样,低低的埋着头,虔诚的样子。

可是他好像还和别人不同,没有惧怕,只是纯粹的虔诚。

虔诚的趴在地上,不会因害怕而抖动个不停。

他静静的跪着,嘉德罗斯身边炽热的光洒了他一身。

“有趣。”嘉德罗斯从未见过不惧怕他的人类。

“愚蠢而又无知的人类啊,说出你贪婪的愿望吧。”

嘉德罗斯有点期待,期待从这个金发的渣渣嘴里听到不一样的愿望。

“我希望……我希望姐姐和格瑞身体健康平平安安的……”

金发的少年抬起头,望向炽热光源的中心,

但嘉德罗斯太耀眼了,金发的少年只得半眯着眼。

嘉德罗斯措不及防的撞进一片蓝天里,

那是最晴朗的天空。

“好久都没有见过这样澄澈的天空了。”嘉德罗斯看着金发少年眸子的颜色突然冒出这样个想法。

“我也希望……嘉德罗斯大人也可以身体健康。”

最后这句话,那个少年好像说的十分犹豫。

或许是嘉德罗斯第一次听到如此蠢的愿望,他愣了愣。

嘉德罗斯回过神不屑的嗤笑一声“嗬,神明需要什么祝福。蠢死了。”

“神……神明也会需要祝福的!”少年的上半身已经完全立了起来。

或许是愿望被嘲笑后的生气,以至脸和耳尖都红扑扑的。

看起来好想欺负一下,嘉德罗斯坏心眼的想。

“谁允许你起来的!”嘉德罗斯的声音里包含着怒气清晰的传入金发少年的耳朵里。

他看到那个少年吓的抖了抖又乖顺的趴下去,头埋的低低的。

看起来有点委屈的样子。

嘉德罗斯看不清少年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红的滴血的耳朵。


双方都沉默了好久,只有风掠过神殿五彩斑斓的玻璃缝隙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还是嘉德罗斯先开口打破的沉默。

“唉?许愿需要被知道名字的吗?”金发的少年又抬起头,一脸疑惑的仰视着高高在上的神明。

“别废话渣渣,这是命令。”

“哦哦好。我叫金,金色的金。”碧蓝的眼睛里盛着笑意望向嘉德罗斯。

“好的渣渣。”


金和其他来过神殿的人不一样。

别人是愿望实现了一脸的笑意从神殿出来,

而金是气的小脸通红的从神殿出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
么。

金走后,夜幕也已经爬上了天空。

嘉德罗斯身边的光芒却不减。








——————————————————————————

拿攒的旧文来混个嘉金极限九十分(臭不要脸你

五百年了,下篇终于开始码了

[嘉金]我可以采访你们吗?


*ooc有√沙雕脑洞有√内容十分水预警※

*胡乱瞎写,鬼知道是什么文体????自己写的很爽歪歪就是了。ᕕ(ᐛ)ᕗ

*问题毫无逻辑顺序,基本想到什么写什么,很乱很迷幻。

*我食嘉金噫呜呜噫





Q1:

『说说你们之间是怎么称呼对方的吧!』

【一起采访】

金:“唉?这个嘛,当然是叫他嘉……”

嘉德罗斯:“渣渣。”

金:???

金:“自大狂!!!”

嘉德罗斯:“哈?渣渣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金:“自大狂!!!”

嘉德罗斯:“你这个渣渣!”

金:“你这个自大狂神经病!”

嘉德罗斯:“渣渣。”(上手去捏金的脸)

金:“唔——只大旷!!”(边用手拍嘉德罗斯的手边口齿不清的suo)

『啊,打♂起来了呢』


Q2:

『说说对对方的看法?』

【分别采访】

嘉德罗斯:“看法?能有什么看法。脸的话是很好看,人的话就十分蠢。”

金:“看法的话…他有的时候很幼稚吧,像个小孩子一样。”

嘉德罗斯:“就是因为那个渣渣那么蠢才要我去保护他,直到他聪明起来。不过让他聪明起来应该是没有那个时候了。”

金:“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嘉德罗斯永远那么可靠呢!嘉德罗斯真的什么都会!他超厉害的!”

“如果把总是叫我渣渣的毛病改了一定是个完美的人”/小声嘀咕



Q3:

『最喜欢和对方去哪里?』

【分别采访】

嘉德罗斯:“床上。”

『^q^赤鸡』

金:“和嘉德罗斯一起的话去哪里都好吧!”




Q4:

『对方的缺点?』

【一起采访】

嘉德罗斯:“多到数不过来,倒是可以勉勉强强的包容。”

金:“嘿嘿嘉德罗斯最好了!”

金:“嘉德罗斯的话除了脾气臭点,是真的什么都会而且什么都做的很好呢!最喜欢他了!”

嘉德罗斯:“嘁,渣渣就是渣渣。”(脸红)

『一记直球打的好!/鼓掌』




Q5:

『最喜欢对方哪点?』

【分别采访】

金:“嘉德罗斯的哪点我都喜欢!脾气臭也好,总是嫌弃我也好,但是他对我很温柔的,就是比较嘴硬啦。”

嘉德罗斯:“所有。”




Q6:

『为什么喜欢对方呢?』

【分别采访】

金:“这个有点说不上来啦……可能因为他是嘉德罗斯吧!”

嘉德罗斯:“因为我是嘉德罗斯。”




Q7:

『最心动的场景?』

【分别采访】

嘉德罗斯:“他对我笑得毫无防备的时候。”

金:“认真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




Q8:

『第一次主动吻对方是在什么时候?』

【分别采访】

嘉德罗斯:“那个渣渣睡着嘴里还叫着我的名字的时候。那次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干的蠢事。”

金:“嘉德罗斯专注的看着我的时候!那么认真的表情就超想吻他。”(越说声音越小,脸红的滴血)



Q9:

『吻对方是脑子里的第一想法是什么?』

【分别采访】

金:“明明是这么坚硬的一个人, 嘴唇却是意外的柔软呢。”

嘉德罗斯:“像是一颗让人上瘾的糖。”



Q10:

『有没有什么近期关于对方的愿望?』

【分别采访】

金:“希望嘉德罗斯好好的叫我的名字!”

嘉德罗斯:“希望那个渣渣别总迷路,每次我都要去接他。”(语气嫌弃,表情温柔)



Q11:

『那近期有没有什么关于自己的愿望呢?』

【分别采访】

金:“想养一只金色毛发金色眼睛的猫咪,就取名叫嘉德罗斯。”(双手比比划划)

嘉德罗斯:“养一只金毛,就取名为金。”

『这个答案真的只关于自己吗?』

金/嘉德罗斯:“可是除了嘉德罗斯/那个渣渣,我也想不出来关于自己的什么特别的愿望啊。/想不出来有必须实现的愿望。”




——————————————————————


有idea会接着写的੧ᐛ੭

[嘉金]一块蛋糕引发的惨案

*我爱ooc

*短小的一匹,就算是一个脑洞?

*皮这一下我十分快乐ᕕ(ᐛ)ᕗ

*ballball轻点殴打

*沙雕作者沙雕文√



“嘉德罗斯!你是不是偷吃我的蛋糕了!”金气鼓鼓的看着悠闲靠在沙发上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都没看金一眼,眼睛专注的看着手机,金色的眼睛反射出屏幕的微光。


“是我吃的。怎么?渣渣你有什么意见?”傲慢的语气,在金的耳朵里听起来倒是十分欠揍。

只是打不过就是了。


金看到嘉德罗斯满不在意的表现气的上前一步重重的扑到嘉德罗斯身上。

这一下压的可不轻。


“喂!渣渣你干什么!”

金没有回答嘉德罗斯,边嘟囔着还我蛋糕边用手扒嘉德罗斯的嘴。


嘉德罗斯任着金在自己身上拱来拱去的胡闹,但却不忘细心的用手拦住金的腰,生怕金一个翻身掉下去。


他可不想这个蠢蠢的渣渣磕了碰了。


终于嘉德罗斯的好脾气被金磨没了,嘉德罗斯一个翻身把不安分的金压在身下。


“你不是要蛋糕吗?还你就是了。”

嘉德罗斯把在自己嘴边乱扒的手扳到金头顶 ,


唇就贴了上去,霸道而不容拒绝。




然后他们就干了个爽(bushi







后来金在冰箱里发现了他那块“被嘉德罗斯偷吃”的小蛋糕。

 [安金]词穷一时

 *ooc预警

*诗人安×旅行爱好者金

*拖了两周的产物可能上下文衔接不得当逻辑奇怪语句不通/被打

*感觉我快词穷了救命/瘫 _(:зゝ∠)_

*一见钟情?有的有的(或许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_(:зゝ∠)_

*感觉这样的设定好适合安金!我食爆安金!!!!










安迷修是个诗人,

是个开口便是锦绣山河,可以将世间万物凝聚在笔尖的诗人。

他的诗永远都是读起来给人以感觉如午后的阳光般惬意,像细雨洗涤过的花香沁人心脾。

像他本人一样温柔。

他是个温柔的人,或是说温柔这个词是为他而生的。

安迷修大受追捧,他的诗在诗坛也广泛流传。

这样完美的人,没有人会认为他有搁笔的一天。

每当有人问到安迷修,

他也是很温柔的笑笑回答道:“或许吧。”

实则安迷修也没未想过会有那一天。




安迷修的新诗集《骑士道》问世后轰动诗坛,

那是安迷修迄今为止最成功的一本诗集。

那是他倾注了半生温柔的心血,

不如说那是安迷修心中奉所为的信仰,

他希望自己可以是那样的,

永远作为一个知世故,而又不世故的大人。

作为一名骑士守护着自己的挚爱。

或许会被人所不屑所质疑,

安迷修也觉得也无所谓了。




安迷修打算好好休息一下,他计划出去旅行,在放松的同时打算寻找下一本诗集的素材和灵感。

安迷修不甘心自己止步于此,他认为他可以写出更惊世的作品。






安迷修出发的那一天天气好的很,

微风带着点温度轻轻的拂过他的脸,阳光亲吻着他的发梢,鼻腔中萦绕着刚刚被春雨洗涤过花草的芳香。

微微抬起头,澄澈的蓝天就映入眼里。

“真是个适合出行的好天气。”安迷修这样想着。



咚的一下,安迷修感觉有个毛茸茸的脑袋撞到了自己的胸口处。

咚的一下,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被撞动了一下。

他低下头,同样是一片湛蓝,他被另一片天空所笼罩。

安迷修定神一看,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黑白相间的帽子把金色的头发服帖的压在下面。

眼睛虽似天空的清爽,却也不比海洋的深沉。

五官端正精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阳光大把大把的洒在少年身上,

有风撩动了少年的金发。

少年也抬头愣愣的看着安迷修。





突然那个金发的少年想到了什么似的马上后退了一步郑重的弯下了腰冲安迷修赔礼道歉“对不起,不小心撞到您了。”

安迷修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被他突如其来如此认真的道歉给逗笑了。

“噗,没事的。下次要小心点哦,可别撞到其他什么人。”

“嘿嘿,知道了。”少年挠了挠头笑了起来,像是太阳突然发出他刺眼的光。


安迷修觉得耀眼极了。



金发的少年转身离开,带走了大部分的阳光。

安迷修感觉那个少年大概是将自己的心脏撞出了什么毛病,因为自己的心脏在不按规律的狂跳。



安迷修抬眼往远方看了看,少年冲着巴士走去,看来也是去旅行的啊。

想着,安迷修也向自己旅行团的巴士走去。





或许是缘分在作怪,安迷修上了车就看到一抹金色在眼前晃动。

“唉!好巧啊!先生来坐我旁边吧!好像就剩这一个座位了呢!”金发的少年坐在座位上冲安迷修笑着挥着手。

阳光透过干净的车窗,洒了少年一身。

安迷修也冲少年笑笑,走到少年身边的空座放下手里提着的包,挨着少年坐下。

安迷修刚坐下少年就笑嘻嘻的冲安迷修介绍着自己“既然我们这么有缘,那就认识一下吧!我叫金,是出来旅行的。”

“金,真是个适合你的名字。你好金,在下的名字叫安迷修。”

“哎哎,安迷修给人的感觉好温柔呢。”


安迷修的耳尖悄悄的红了。







车开了,

是个很漫长的过程。

颠颠簸簸晃晃悠悠的,金刚刚开始的热情有点被时间打磨掉,闭上了最没有再和安迷修讲自己之前旅途中的趣事。



金有点困了,他的头随着车的颠簸左右晃动着。

安迷修却不困,就盯着那颗小小的脑袋左右晃动着,他在犹豫,在犹豫要不要把那颗小小的脑袋揽过来,让金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或许那样会更舒服一点吧。

眼看着金的脑袋就要磕在车窗上,安迷修伸出手揽过金,金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就搁在安迷修的肩膀上,软软的金发随着车的晃动一下一下扫过安迷修的脖颈,痒痒的。



从刚刚和金的对话中,安迷修知道金是个旅游爱好者,一有时间就满世界的跑,大地方,小地方,知名景点什么的金都想去。他还说他觉得他可能需要一个人和他一起踏上旅程,走过接下来要走的路。



安迷修没有多想,路途太过漫长了,他也开始疲倦,他将头靠到靠背上也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安迷修的觉很轻,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肩膀上的重量和暖乎乎的热量,他不敢有多余的动作,他怕吵醒了靠在他肩膀上的金。


路途在漫长也会有终点,车停靠在一边,

人潮向车门处涌动,一片嘈杂。

安迷修听见耳边有人在叫他。


“安迷修!安迷修!”

是清爽的少年音。


安迷修睁开眼睛,碧绿色的眼睛中盛着金色。

安迷修马上回过神来“是到地方了吗?”

“是到地方了。”车上的人已经下的差不多,只有寥寥几人在车上慢悠悠的收拾着行李

“安迷修你睡的这么沉,是不是平常太累了啊?”

金突然抛出这样一个问题。

安迷修愣了愣。

“或许吧。”安迷修嘴角扯出一个弧度。

金头一次从那温柔的笑中瞧出了疲惫。

“这样啊……”金边小声嘀咕着边把包拿起来。

安迷修看着金吃力的样子,小脸涨得通红,鼻尖渗出汗珠来。

“我的行李少,我来帮你拿吧。”安迷修接过金手里沉甸甸的行李。

金和安迷修下了车,已经是下午。

夕照的金粉撒了他们一身。

“安迷修,你的目的地是哪里啊?为什么你的行李这么少?”看着绝尘而去的车,金侧着头问安迷修。

“我没有目的地,就是……随便出来放松放松。”安迷修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定好去哪里旅行,只是草草的收拾了行李就出来,他打算随便逛逛。

“去哪里都好。”

“这样的话,那你跟我一起走吧!我知道这里有一片很大很大的向日葵花田。只不过今天太晚了,太阳都下山了。明天,我们明天去那里看看吧!”




夕阳遍洒,倦鸟归林。

少年逆着阳光冲安迷修笑着,他和阳光融为一体。

念头总是一瞬而起的,

安迷修看着眼前的少年,他身上的澄澈干净是他这辈子没有见过的。

他想为这个少年写一首诗,

一首只属于他的诗。

晚上找了个旅馆,安迷修帮金把行李放好就打声招呼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从自己的行李中拿出笔和纸,着手开始为金写诗。

将笔握在手里,却迟迟没有落下。

安迷修在斟酌,他在考虑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金。

提笔,


阳光?不对,金比阳光还要耀眼。

暖阳?不对,金比暖阳还要烫温人心。

烈日?不对,金比烈日散发出来的光芒还要柔和。



安迷修撕掉一张张纸,团成团随便仍在一边。

本子被撕尽,安迷修终于放弃为金写诗的念头。

他第一次感到无力,感到自己的词汇量根本不够用。

或许自己该放弃了,或许自己真的累了。

无所谓了。

他早该想到自己有江郎才尽的一天。

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安迷修倒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

想到了金说的话。

“向日葵花田啊,很想去看看呢。”

闭上眼睛,安迷修迷失在梦里的向日葵花田中。








早上安迷修早早的就起来了,他洗漱好在金的房门前等着金。

他听见里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被弄倒发出来的。

“毛手毛脚的。”这么想着不知不觉的笑了出来。



金开门的时候是突然拉开的,导致他一下子撞进安迷修的怀里。

安迷修小心翼翼搂住金的腰,他怕金摔倒。

“唔……撞到鼻子了。”金的声音瓮声瓮气的,泪珠也在眼里翻滚,鼻尖红红的。

安迷修一下子就慌了神,不知所措。

金见安迷修愣在原地突然笑了出来,他揉揉眼睛擦干眼泪。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拉着安迷修就走。

“金我撞疼你了吗?”安迷修的身子还是僵着的,他感觉自己胸口还有金的余温。

“嘿嘿没有没有,我怎么总是撞到你。我没事的,走!我们去看向日葵啊!”

金的小手软乎乎的拉着安迷修,安迷修听见自己胸腔里的心脏在打鼓似的跳动。




并没有多远的路程,只是走了一段的路就到了。

阳光下的向日葵才是最好看的,这是金说的。

安迷修也这么认为。




金在花海中徜徉着,安迷修就站在花田外,目不转睛的看着金,看着那抹独一无二的金色。

金停住了,他捧着一捧向日葵回头,笑的十分灿烂。

“安迷修!你看向日葵多好看!”



蓝天,白云,向日葵,还有金。

他们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安迷修没有答话,他拿出摄像机将金的笑容定格下来。

『我发誓对我所爱至死不渝』

突然蹦出在脑子中的话使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安迷修总算是知道了,

金他本人就是一首诗,一首浸满了阳光的诗。

纵然安迷修再开口成章也无法去描述出他。

任谁也做不到,用诗去描摹一首诗。





金捧着一束向日葵从花田中央出来。

“金。”

“嗯?”金边理着向日葵的花瓣边应着安迷修。

“你不是说你可能需要一个人和你一起踏上旅程,走过接下来要走的路的人吗?。”

“是啊!”金停下手里的动作,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侧过脸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了几声。

“在下……在下愿意当那个人。”

金一下子扑了过来,扑的安迷修后退了几步,但还是稳稳的接住了金。



“太好了!”




他们是踏着夕阳余晖回去的,就像一开始来到这里一样。

“以后的路一起走吧,安迷修。”

“期限呢?”

“大概是永远吧。我可是要走遍全世界各地的!会花很长时间吧”

“好,我陪你走。”





在旅行之后安迷修匆匆回去宣称封笔的消息。

这可真的是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有记者采访安迷修封笔的原因。

“大概是找到了想一直走下去的路了吧。”安迷修是这样回答的。

之后真的就走的消声匿迹,再也没有发表过诗篇。

不过安迷修最后一次动笔写诗是写给金的一首情诗

『我不要山

  不要海

  我只想悄悄地在黑夜里

  偷走月亮

  带着我的情书

  走向你』


他们都是穿过黎明破晓走向对方的。




他们牵着手,走过了大街小巷,从清晨走向黄昏,从田野走到山涧,从严冬走向初春。















[雷金]星辰大海一起去看吗?

*玩梗嫌疑,套路老旧

*我就是想吃雷金的糖糖,自食其力

*ooc预警



金第一次接触酒精这种东西,才喝两三杯就有点醉醺醺站不稳的样子。

雷狮以着照顾金的名义打算趁着他们海边party还没有结束提前把金领回去。

其实紫堂幻一开始是不放心想要跟着回去的,但是当他话到嘴边看了看把金扛在肩上的雷狮以一脸“你敢开口就灭了你”的样子,求生欲让他把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下去。

看着金被扛走自己却无能为力,紫堂只能一会儿在放烟花时借火给金点根蜡烛祈福,希望金不会丢了清白什么的。

在回去的路上,吹着海风,金稍微清醒一点了。

“唔?雷狮?我怎么被你扛着走啊?快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的!”金不安分的在雷狮背上扭来扭去差点掉下去。

“喂!小鬼!安分点!”雷狮怕金在挣扎,就换了个背着的姿势。

这回金好像很满意,安安静静的趴在雷狮背上,把头埋在雷狮颈窝处,不一会就睡着了。


夕照的金粉撒了金和雷狮一身,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好长,映在沙滩上。两个影子重叠在一起,密不可分。

风轻轻的撩起金的头发扫在雷狮颈窝处,弄得雷狮痒痒的,仿佛这一下下也掠过了雷狮的心尖,心里也痒痒的。


到了他们在海边租的房子也恰巧太阳刚刚落下,一切都像是准备好一样,这让雷狮很满意。

其实雷狮预谋已久,想了一套《如何表白小鬼才能不被拒不被发好人卡》的方案。

今天他就要趁着金喝醉的时候表白,真是个好方案,雷狮忍不住为自己拍案叫绝。


“喂,小鬼,醒醒,到地方了。”雷狮把金慢慢从背上放下来。

“啊?哦哦!已经晚上了啊!”雷狮看着金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知道他根本没有听进去自己刚刚在说什么。

“小鬼,我带你去天台怎么样?”嘴上是在征求金的同意,却已经不由分说的拉着金往天台上走。

金的手小小的还有些柔软,雷狮的手刚刚好把金的手包住,握在手里很舒服。雷狮趁着金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悄咪咪的多摸了几下。


天台上很空旷,晚上海边的风也很大。雷狮第一次这么细心的给金披了一件衣服才带他到到天台上。

天台只有小小一块地方,四周的护栏很低。

不必去刻意的抬头,放眼望去,自是星辰大海。

金光顾着看眼前的景色,还没来得及赞叹,

当他低头看到自己与地面的高度和护栏的高度时,突然没了看风景的兴致。

“小鬼!感动吗!”雷狮怕海风将他的声音吹散,几乎是喊着对金问出来的。

金马上用力的摇起头“不敢动!不敢动!”

两只手紧紧的搂着雷狮的手臂,一步也不敢动。

雷狮听到金的回答愣了几秒,他感到金在发抖。

“这小鬼原来是怕高?”雷狮把金拉到自己怀里。

“这样还怕吗?”

“不怕了。”

金在雷狮的怀里蹭蹭,很安心的开始看起夜空。

雷狮低头看着怀里的少年突然觉得这满天繁星也没有金耀眼。

天空大海有什么好看的,哪有金好看。

于是雷狮就盯着金看,看他眼中映出的天空,看他眼中映出的大海,看那天空大海中揉进的几粒星辰。

金看着夜空,很兴奋的样子。

“我小时候最喜欢和姐姐一起看夜空了!星星月亮什么的,都很漂亮呢。”金在雷狮的怀里手舞足蹈。

雷狮用下巴蹭了蹭金的发顶他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

“喂,小鬼,跟我处对象吧,有排面,星星月亮是你的,连我都是你的。怎么样?”

“糟糕,下意识就这么说出来了。”雷狮的心里开始发慌,这像是一句玩笑一样的表白,金这种粗神经根本会听不出来吧。雷狮已经做好失败的觉悟了。

果然,金没有接他的话。他低下头想看看金的反应。

雷狮低下头就撞进一个比大海更深沉,比天空更纯真的眸子里。

雷狮能在他的眼睛中看见整个世界,包括他自己。

突然金冲雷狮笑了起来,酒窝中盛着星星似的,耀眼极了。

这星辰大海不过是他的陪衬物罢了。

“我不要星星月亮,我只要你。”少年的眼睛笑的弯弯的,只剩下雷狮滞留在的眼中。

雷狮被金的回答弄的发懵,

反应过来时,雷狮发现自己竟然像个纯情小男孩一样红了脸,连耳尖都红红的。

丢脸极了,雷狮觉得自己有必要夺回主动权


“小坏蛋”雷狮一口咬上金的嘴唇,吻的很霸道,是在宣布主权一样。

直到吻到金开始挣扎着推开雷狮气喘吁吁的红着脸。




“喂,小鬼,以后的星辰大海一起去看吗?”

“好啊!只要是和雷狮你在一起。”




[瑞金]他眼中的

*深夜突发奇想
*写的和想的完全不一样/瘫
*就这么短(比手势👌)

*食用后请务必刷牙????

*依旧ooc预警

*大学生瑞×大学生金(他们真美好!/安详去世





“救命!格瑞——!明天就要交论文了啊啊啊!”金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冲格瑞哀嚎。

格瑞轻轻的叹了口气,穿上外衣。

“现在去图书馆补还来得及。”格瑞将帽子从架子上取下顺手
压在金发少年毛茸茸的头上,

金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跳起来“格瑞——!你最好了!”

格瑞看见金的眼睛里有星辰汇聚起来,闪闪的在发光。

格瑞接过扑过来的金,任由他抱了一会便将黏在他怀里的少年揪出来。

“快走,现在已经下午了。”格瑞边说边帮金将桌子上的笔和本收起来放进自己的包里,顺手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衣给金披上。

“真是被惯坏了。”格瑞看着眼前迷迷糊糊什么都不想着带的金叹口气。

金听见了格瑞那般小声的话,回过头“这不是有格瑞你嘛。”

眼睛又顺着金出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大把的阳光洒进来,金就沐浴在那阳光之中,

“格瑞!快出来啊!今天天气很好的!”金回头看着他,两汪清水似的天蓝的瞳孔,虽然整天笑嘻嘻,却掩盖不住里面的清澈。

『那就惯一辈子。』

突然格瑞浅浅的笑了一下,像是微风拂过水面那样的轻,里面却揉进了所有的柔情与宠溺。

“是啊,天气很好。”格瑞应了声。合了门便走向前跟上了金。

下午的阳光刚刚好,柔柔和和的洒在身上,披了层金粉似的。眼前的金发碧眼的少年,似乎更加耀眼了,

走过林荫小道,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间隙稀稀落落的掉落在金发的少年身上,那阳光竟骤然间失了色。

耳畔充斥着风叶摩挲的声音。

金在前面蹦蹦跶跶的,格瑞就在后面紧紧的跟着。

今天的图书馆倒也算是人比较多的一天。

格瑞找了空座位将包放下,金也从书架中找资料书。

格瑞盯着金的背影发呆。

“叮!”短信的声音把格瑞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格瑞!快来帮我拿一下书!这个书放的太高了我拿不到啊!”格瑞顺着金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那个小小的背影努力踮着脚尖去够书架上的书。可能因为用力踮脚的缘故,从背影看连耳朵尖都急的红红的。

格瑞走过去,将还在努力踮脚的金拽回怀里。

“以后这样的事情,找我就好。”格瑞看着金的发顶说,说话时气息喷在金的头发上,那金色的发梢一颤一颤的。

取下书递给金,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金捧着书靠在格瑞怀里笑嘻嘻的抬起头,猛的撞入格瑞紫罗兰色的眼睛里。

金看见那紫色眸子里还掺杂着他眼睛的浅浅的蓝色。【大千世界琼楼玉宇,紫色的眸子里却只倒影着你。那紫色中只会揉进蓝色,又显得毫无违和。】

两人就在书架前对视了起来,最后还是金红着脸支支吾吾说要去补论文才推开格瑞走回桌子旁的。

金把书翻开压在胳膊底下,却感觉怎样放都不舒服。
格瑞把书从金的胳膊下抽出,用手给金举着。
格瑞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有些泛黄的书页中显得白的耀眼。

金就盯着格瑞的手看,字倒是一个也没有看进去。

格瑞用笔轻轻的敲了一下眼前少年的脑袋 ,

“笨蛋。”

“啊!要写论文要写论文”金小声嘀咕着,将头埋在书中,不再看着格瑞愣神。

金一会儿瞄一眼书一会儿低头奋笔疾书。

或许是太过于认真,以至于并没有在意格瑞的目光。

格瑞一开始还是盯着金的论文看,后来目光一旦移上去就再也移不开。

金的面部表情是很丰富的,毫无掩饰的将心中的感情表现在脸上。

一会儿皱皱眉一会儿扬起嘴角,一切都是那么澄澈的感情。

直到金搁了笔抬起头,才发现格瑞在盯着自己看。

金疑惑的摸摸脸“怎么了格瑞?我的脸上划上笔道了?”

图书馆的人走的差不多了,金突兀而起的声音显得十分明显。

“是啊,好像划上了一道。”

“唉?哪里哪里?”

“别动。”

金看着格瑞的脸一点点凑近,突然觉得脸烧了起来,侧过脸想要躲开。

“格瑞我还是自己……唔!”

突如其来的吻金完全没有防备,措不及防的乱了心跳。

格瑞将书立了起来,挡住两人。

“格瑞坏心眼。”
  金小声嘀咕着

夕阳透过玻璃簌簌的落在两人身上。

还了书向宿舍走去,

格瑞的手紧紧的牵着金,

金感觉步伐依旧轻飘飘的。

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天空,被夕阳染红的天空。

夕阳将两人的背影拉长。

“格瑞,今天天气真好!”

“嗯,真好。”